為什么要做律師?我經常問前來本所面試的律師,答案不一而足。也有前來面試的人員反過來問我同樣的問題,我的回答是:“律師,最能實現我法律人學習法律時最初的夢想,并彰顯個人能力和個體價值,而這種個體價值能與社會價值一致,以推動社會文明和法治進步。”


最初學法律時,由于受國外文學作品中所描寫的律師人物的影響,我希望能做一名在法庭為他人分黑白、辯是非的辯護律師。于是乎,我開始挑燈夜戰,開始苦讀寒窗……

1993年,我真的當上了一名律師,而且是當時安徽省第一律師事務所律師。

我開始從事律師的那個年代,國家、社會并沒有賦予律師更多使命色彩。在我的印象里,律師差不多就是一份養家糊口的職業,而且那時候的律師還占國家編制、是國家干部身份。

雖然教科書里對律師的法律地位和作用說得頭頭是道,但在現實中人們對律師的評價也是見仁見智。那個時候,律師在法庭上的發言,律師發表辯護意見時,無不表現出“一腔正義”“疾惡如仇”“同聲譴責”等時代特點。



為民請命  以求公信



然而,1998年夏天開始,我在代理一起民告官的法律援助案件之后,讓我真正開始思考起律師的角色和作用。

那年夏天,天氣出奇得熱,本該在田間地頭辛勤勞作的黃山農民王某發的父親卻因當地公安機關工作人員不當搜查和傳喚而喝農藥身亡。王某發的父親死亡后,公安機關百般推卸責任,甚至還威嚇王某發。此時的王某發,由于家境貧困,根本無力、也不敢與公安機關理論,更不敢想去同公安機關對簿公堂打官司。從案情上看,公安機關工作人員行為的違法性非常明顯,而且影響很壞。此事件就連當地一些樸素的村民也看不下去,他們特地結伴到省城合肥要請當律師的我來為他們伸冤。王某發開始準備起訴公安機關,我毅然以法律援助形式接受了王某發的委托。由于王某發告的是當地的公安機關,雖然我們已經有了一些可能會受到阻礙的心理準備,但我怎么也沒想到當地基層法院卻不受理王某發的起訴,并明確表示不立案。迫不得已,在“調整并加大”訴訟請求后,我們便向當地的中級法院起訴。然而,當地中級法院雖然受理了這起“民告官”案,但在開過庭之后,法院很快就以“不屬于法院受理范圍”為由駁回了王某發的起訴。根據原先基層法院不受理王某發起訴所得出的經驗,對于作為一審的當地中級法院為什么要作出這樣的判決結果,我和王某發、包括同村村民早已心知肚明。為了讓王某發父親之死能夠在法律上有一個公正的說法,我們及時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在上訴過程中,我不惜為王某發墊付了近2萬元的各種費用,并克服種種困難,不僅走過了炎炎夏日,還走過了寒冷的冬天,來回合肥與黃山之間三十余次奔波,頂住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多次深入現場,走訪了二十幾名證人,取得了大量第一手證據材料。最終,一審法院的錯誤判決終于被上級人民法院依法撤銷。

試想,在這起“民告官”行政訴訟案件中,假如沒有律師及時有效地介入,或許不會有這起“民告官”的行政訴訟案件,但法律缺失所產生的濃厚陰影將會永遠投放在百姓的心里。

或者是冤屈,或者是無助,或者是病殘,或者是貧困。它們構成了每一個需要律師提供法律幫助人們的典型特征。



為民伸冤  以求公道


然而,社會關系的復雜性,并不是每一個安分守已人的權利都可以獲得的保護。安徽省廣德縣原政協委員陳某文因在工作中“犯顏直諫”得罪了當地的一些人,然而后面發生的事到如今還像惡夢一樣揮之不去。

2008年10月14日,廣德縣檢察院以“廣檢刑訴[2008]136號”《起訴書》,指控廣德縣盧村水庫承包人陳某文及其所屬八名員工涉嫌構成非法采礦罪、招搖撞騙罪和非法拘禁罪,廣德縣法院于2008年11月6日、10日兩次對該案進行了開庭審理。作為陳某文的辯護人,我在開庭過程為其作了無罪辯護,并指出本案系當地一些人利用公權力對陳某文等人進行報復和構陷。開過庭之后,在等待廣德縣法院作出判決的日子里,檢察院要求對該案進行撤訴。與此同時,廣德縣法院作出了(2008)廣刑初字第184號《刑事裁定書》,準許檢察院撤訴。但是,2009年1月19日廣德縣檢察院又以同樣文號的“廣檢刑訴[2008]136號”《起訴書》以陳某文等八名員工涉嫌構成非法采礦罪、招搖撞騙罪和非法拘禁罪重新向廣德縣法院提起公訴。該案于2009年2月16日又一次在廣德縣法院開庭審理,我仍然為陳某文作無罪辯護。2009年3月16日,廣德縣法院作出了(2009)廣刑初字第33號《刑事判決書》,判決陳某文犯非法采礦罪、招搖撞騙罪和非法拘禁罪,合并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5000元。與此同時,該判決對其他八名被告人即盧村水庫漁場員工亦作了相應的有罪判決。廣德縣法院上述判決下達后,陳某文等人不服,遂向宣城市中級法院提出上訴。2009年6月2日,宣城市中級法院對該案進行了開庭審理。法庭上,我本人及其他律師出庭依據事實和法律為陳某文等被告人作了無罪辯護。宣城市中級法院通過審理,遂作出(2009)宣中刑終字第68號《刑事裁定書》,撤銷了廣德縣法院(2009)廣刑初字第33號《刑事判決書》。宣城市中級法院在該裁定書中認為,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陳某文等八名被告人非法采礦罪、招搖撞騙罪、非法拘禁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裁定如下:一.撤銷廣德縣法院(2009)廣刑初字第33號刑事判決;二.發回廣德縣法院重新審判。

在發回重審過程中,廣德縣檢察院對該案進行了第二次撤訴。撤訴后不久,檢察院又決定對陳某文等進行第三次起訴,并于2009年11月16日作出“廣檢刑訴[2009]118號”《起訴書》,指控陳某文等犯有非法拘禁罪。2009年12月16日,廣德縣法院作出(2009)廣刑初字第201號刑事判決,判決:一.被告人陳某文犯非法拘禁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該判決下達后,陳某文等人以一審審判程序違法、判決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錯誤等為由再次提出上訴。

2010年6月17日,宣城市中級法院作出(2010)宣中刑終字第0014號《刑事裁定書》,宣城市中級法院認為,原審事實認定不清,證據不足,審判程序違法。該院裁定:一.撤銷廣德縣人民法院(2009)廣刑初字第201號刑事判決;二.發回廣德縣人民法院重新審判。在重審期間,廣德縣檢察院就該案第三次撤回起訴。至此,歷時兩年又三個月,陳某文等員工被當地檢察機關三次起訴、在一審法院兩次判決有罪的刑事判決全部均被宣城市中級法院依法撤銷。之后,陳某文等八名員工均全部無罪獲釋,隨后均獲得國家賠償。

試想,如果該案沒有律師的參與,或沒有律師近三年時間的堅持,陳某文等八名員工會不會因他人構陷而獲罪并身陷囹圄呢?


為民辯護  以求公正


在執業過程中碰到的每一件案子,無論他是億萬富翁,還是一介貧民百姓,我都能像一名醫生那樣面對一位急需要幫助的病人而做到仔細地問診、號脈。在二十多年的律師執業生涯中,有無數病入膏肓的“病人”因我的努力而起死回生。當然,很多時候我也會無能為力……只有此刻,我才能更加深切地感受到,百姓不僅需要保護他們的法律,更需要精通法律的律師來保護他們并求得司法公正!

2010年1月8日,北京ZD投資集團有限責任(法定代表人王某生,以下簡稱“ZD公司”)、承德TL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程W,以下簡稱“TL公司”)等四人達成《四方協議》,就合作開發承德市某“城中村”改造項目共同組建承德YYF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YYF公司”);公司注冊資本2000萬元。其中,ZD公司出資1457.6萬元,占注冊資本的72.88%;TL公司出資400萬元(從ZD公司借出資金400萬元作為出資),占注冊資本的20%;胡某出資102.4萬元,占注冊資本的5.12%;楊某出資40萬元(從ZD公司借出資金40萬元作為出資),占注冊資本的2%。2010年5月5日,YYF公司在承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辦理了注冊登記,王某生為YYF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兼總經理。

YYF公司成立之后,程W因與王某生產生經濟矛盾,程W遂向承德市雙橋區公安局舉報王某生構成經濟犯罪,被雙橋區公安局立案偵查并移送提起公訴。承德市雙橋區檢察院在起訴書中指控,2011年7月13日,王某生利用其擔任YYF公司董事長的職務之便,挪用YYF公司資金500萬歸個人使用;2011年12月9日、2012年1月16日,王某生分兩次將500萬元歸還YYF公司;2010年11月至2011年12月,王某生利用其擔任YYF公司董事長的職務之便,以虛列員工工資的方式,侵占YYF公司資金22.5萬元。

本案經承德市雙橋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王某生構成職務侵占罪和挪用資金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和三年,合并執行有期徒刑六年。王某生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并委托我作為二審辯護人出庭辯護。二審公開開庭審理后,承德市中級法院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雙橋區法院重審。發回重審后,雙橋區法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并經過開庭審理,我依然作為王某生的辯護人出庭辯護,但一審判決仍然認定王某生構成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雙橋區檢察院對一審判決認定王某生不構成職務侵占罪提起抗訴;王某生對一審判決認定其構成挪用資金罪不服,該案經過承德市中級法院二審再次開庭審理,并作出撤銷一審判決、改判王某生無罪的二審終審判決。

該起案件中,程W因私利沒有得到滿足而對王某生懷恨在心,遂通過其派往ZD公司的會計編造證據向公安機關報案,以達到對王某生報復的目的。王某生在一審法院的判決中獲罪后,曾一度對司法失去信心,后在本律師抽絲剝繭的證據分析中,又開始對司法抱有信心,并最終獲得無罪判決。

“良心、理性、公平、正義”,是我做律師以來永遠不變的價值取向。多年的努力,終于結出豐碩的成果。

——2008年5月,我在安徽省司法廳首次對為安徽律師事業的發展做出突出成績、在律師執業中表現突出的律師進行記功獎勵的活動中,被安徽省司法廳記個人三等功一次。

——2009年10月,我被安徽省律師協會授予“安徽省十佳律師”榮譽稱號。

——2009年3月,安徽王良其律師事務所被安徽省司法廳選入“安徽省律師事務所綜合實力五十強”,排名列第十位。

——2013年12月,安徽王良其律師事務所被安徽省律師協會授予“安徽省優秀律師事務所”榮譽稱號。

“身處檻內受風雨,境在世外看桃花。”如今,無論社會對律師評價如何,但我已經把律師作為自已的終身職業——雖然前面有可能是刀山,也有可能是火海,但律師作為“刀尖與火海上的舞者”,我矢志不移!

相對于“公權力”而言,律師在整個國家的法律體系當中是“私權利”的體現和代表。律師,永遠是法律天平上的另一端。

如果國家沒有律師,就沒有真正的公平和正義!

2019年9月30日


腾讯分分彩一星技巧 斗地主下载安装 青海省十一选五体彩 网络捕鱼排行榜 红包麻将赢红包 516棋牌游戏中心网址 幸运农场全中多少钱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 河南11选5 手机重庆时时开奖视频 紫幻河南麻将看牌器 手机单机麻将哪个好玩 足彩玩法和中奖规则 重庆幸运农场果蔬开奖 江西快3和值走势图 最新qq麻将外挂 吉祥棋牌苹果版怎么下载